2020年专升本再次迎来大规模扩招 计划扩招人数32.2万人

作者/熊丙奇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2020年,专升本再次迎来大规模扩招,计划扩招人数32.2万人,主要向职教型本科和应用型本科增加名额,向预防医学、应急管理、养老服务管理、电子商务等专业倾斜。对很多专科生来说,专升本考试是“第二次高考”,是自我提升的重要途径。然而,有高职院校长从办学定位角度思考,认为高职院校不应大肆宣传专升本案例,否则可能导致学校的整体教育模式发生偏差,担心高职教育从以就业为导向偏向以学历为导向。

高职院校领导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有人会说,只要学校自己能坚持办学定位,职业院校以学历为导向办学就不会发生,这取决于学校的办学定力。然而,每所学校的办学,是处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的,如果学生、学生家长,以及社会舆论以专升本率来评价一所高职院校的办学质量,那高职院校就不得不以学历为导向办学,偏离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的办学定位。评价高职院校办学,应关注学校的职业教育课程体系建设,以及毕业生的就业情况,而不能把专升本率作为评价办学质量的指标。

这一问题,在地方本科院校办学中,已经发生。本来,绝大多数地方本科院校都应该举办职业教育,培养高素质的职业技术人才和应用型人才,可是,越来越多的地方本科院校,却以考研作为人才培养目标,新生刚报到入学,就开考研动员会,要求学生准备“第二次高考”。这样的办学导向,会让学校忽视职业教育课程体系建设,甚至有不少学校,就围绕考研核心科目教学,非考研科目的教学边缘化。如此办学,给学生的教育并不完整,可以说是十分不负责任的方式,但是,由于大家的关注点是考研,追求考研成功,这种办学模式,反而被宣传为对学生负责的模式,那些坚持以就业为导向办学的院校,在这样的舆论氛围中很难坚持下去。

地方本科院校以学历为导向办学,直接的后果就是我国地方本科院校毕业生成为考研的主力军,围绕考研科目进行教学的应试考研一方面导致研究生生源质量下降,一方面导致考研不成功的学生缺乏就业竞争能力。

当前,高职院校的办学也面临同样的困境。随着专升本扩招,社会舆论宣传专升本、本考研的“逆袭”,很多考生和家长,把读高职作为过渡,不是规划如何学习技能,而是规划如何在高职毕业后专升本,询问专升本考什么,有什么要求。面对考生和家长的“现实需求”,高职院校该如何应对?

更令高职院校为难的是,政府部门评价高职院校办学,也把专升本率作为重要指标,因为这一目了然。如此一来,留给高职院校的路就只有一条,把提高专升本率作为办学导向,这会讨各方所好。否则,以就业为导向办学,认真培养学生技能,会面临巨大压力,且吃力不讨好。

然而,这种偏离职业教育定位的办学,会严重影响本校的人才培养质量,以及影响形成合理的高等教育结构。当高职院校学生把专升本作为“第二次高考”,地方本科院校把考研作为“第二次高考”时,高职三年,本科四年都就成为了“高四”。在这样的办学导向下,学生们的学历是提升了,可是,能力提升了吗?以学历为导向的教育,会导致能力教育空心化,并进一步刺激学历导向,造成学历高消费问题。没有就业竞争能力的学生,会一心想着提升学历,把升学作为自己的出路。我国近年来的专升本扩招、研究生扩招,也都有给高职毕业生、本科毕业生提供出路的考量。

也有人指出,学生提升学历无可厚非,关键是专升本、考研考什么,如果重视技能考核,关注学生平时的课程学习表现,那高职院校、地方本科就必须重视过程教育,而不是培训学生考试。这当然很重要,但是,如果把升学和学校办学考核挂钩,学校给学生的课程评分会客观、真实吗?因此,最为重要的是,不能用升学率考核高职院校、地方本科院校的办学,学生毕业后准备深造是学生的选择,学校必须按照本校的办学定位,开设相应的课程,给学生这一阶段完整而有质量的教育。只有各类教育坚持自身的定位,才能形成合理的人才培养结构并保障人才培养质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