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各大高校或单位共撤销193个学位点 新增231个学位点

近日,新一轮的高校学位点调整结果出来了,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公布的名单,各大高校或单位共撤销193个学位点,新增231个学位点。

从2016年首次实行学位授权点动态调整以来,四年间全国各招生单位累计撤销学位点1598个,新增学位点998个,撤销的学位点数量要远大于新增的学位点数量。

为了实现高校身份阶级流动,教育部推出“双一流”高校竞争上位机制的同时,也让高校学位授权点流动起来,“有上有下”。

学位点的增加和撤销,不是简单的“加减法”,这背后是出于怎样的考量?哪些因素在发挥作用?其背后又经过了怎样的博弈?

文 | 陈泰瀚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网易数读”(ID:datablog163),原文首发于2020年5月29日,标题为《4年撤销近1600个大学学位点,哪些学科最不受待见》,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撤销软件工程,增设马克思主义理论

由于科技创新层出不穷,为了不在时代的赛道上被抛弃,高校需要投入资源追逐新兴学科领域,同时,各个高校之间的学位点申报竞争也很激烈。

学校新增学位点的逻辑十分简单:先把学科招牌立起来,再依靠学校名声把学生招来,至于师资水平、设施标准可能并不在当下考虑的范围。

这样就会造成一个结果:高校过分追求学科大而全导致专业严重过剩、学科之间质量发展参差不齐的问题。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教育部想出了打破高校学位授权点终身制的办法,对学校现有办学条件不足、基础不实、专项评估不合格等学科学位点进行强制撤销。

在开始实施学位点动态调整的第一年,就有175所高校576个学位点被撤销。

从2016年至2019年,高校撤销学科中最多的是软件工程,以及归属于专业硕士学位的工程硕士学科,分别被撤销74个和61个学位点。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崔盛认为,软件工程由于同计算机等专业的区分度不够,培养特色不够鲜明;工程硕士(项目管理)则更偏向实践,讲授的理论知识和现实脱节,无法适应学科发展和毕业生能力积累。[1]

另外,软件工程学位点被大量裁撤还和学科建设历史有关。2000年,国务院为了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鼓励国内高校扩大软件专业人才培养,高校一窝蜂往热门专业上靠,学位点是申请下来了,但有的高校明显准备不充足,质量也难以保证。[2][3]

类似的问题现在依旧存在,大数据、人工智能近些年很热门,高校也一哄而上,甚至一些偏文科的院校也赶着上车,不管师资与教育资源是否能到位。

高校在撤销一些学位点的同时,也进行了新增。马克思主义理论新增了39个学位点,排名第一,其次是会计、艺术、公共管理,分别增设了29、26、25个学位点。

同时,法学、数学、化学、物理学等数十个基础学科学位点也在新增前20的榜单中。但总体上看,新设的学位点数量不及裁撤的学位点数量。

在过去以学校建设为主的时代,“985”与“211”高校虽然也倾向于给强势学科分配更优质的资源,但总还得给弱势学科分一杯羹的机会。

如今,高校教育更突出以一流学科建设带动一流学校建设,高校必须有针对性地把有限的资源用于发展它最有竞争力的学科,为了让整体上的数据好看,高校不得不将主动将“拖后腿”的学科砍掉、增设一个更好的学位,以便在学科评估中能保持优势。

2

“双一流”高校壮士断腕更为明显

博士点、硕士点数量和规模是衡量高校学术实力十分重要的指标,一直是高校自我宣传时的重中之重。

高校如果丧失了某学位授予权,也就失去了某学科人才培养的资格和能力。但如果不“忍痛割爱”,又会阻碍学校的整体发展。

那么,在进行动态调整的众多高校中,哪些学校增设、裁撤学位点数量最多呢?

有趣的是,从整体情况上来看,增设学位点数量多的大多是普通本科学校,而裁撤学位点数量多的,大多是“双一流”名校。

在增设学位点的高校中,非“双一流”建设高校表现抢眼。在增设学位点最多的前20所高校中,华侨大学和兰州交通大学最为亮眼,这两所学校在四年间均增设了10个学位点,同时位列第一。

在前20的榜单中,只有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郑州大学、云南大学和浙江大学四所“双一流”建设高校。

要申报学科学位点需要有相应的土壤,和该校学科的科研水平与师资水平息息相关,这也说明了普通高校的“野心”,普通高校在重视优质学科的重点培养的同时,也借助学位点动态调整的机会,增设一级、二级学科以便获取更多的教育资源倾斜。

下一轮“双一流”建设成效评价和第五轮学科评估都开展在即,学科被视作重要的评价单元。在不少学校眼中,这是决定今后资源分配的重要标准。在此背景下,学位点调整更像是一次“战略调整”。

面对非“双一流”高校的来势汹汹,“双一流”建设高校显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不得不壮士断腕、弃卒保车,守住已有地位。

在撤销学位点最多的20所高校(含并列)中,“双一流”建设高校占据很大比例,其中“双一流”A类高校占12个席位,“双一流”B类高校占2个席位,总占比达2/3。

身为“双一流”建设高校的吉林大学,其教育技术学学位点今年被正式撤销。在撤销前,该学位点仅有3位教师和6名学生,且连续多年发布招生调剂信息。

“有很多因素都导致学位点被撤销,然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学科评估排名靠后,会影响学校的综合排名”,浙江师范大学原副校长楼世洲直言。[4]

另外,之所以裁撤学位点数量较多的大都是“双一流”建设高校,也和它们血厚不无关系,对比起普通的高校,它们更有底气在总量控制的基础上自主调整学位点的分布结构。

3

二级学科缩减最多,应用型人才培养受重视

在学位点动态调整中,各学位点类型的调整也不能忽视。目前,教育部的学位点动态调整主要针对博士、硕士学位授权学科和专业学位授权类别。

在2016年至2019年的四次学位点动态调整中,学位点类型都有哪些变化呢?

从统计的结果来看,四年内,全国范围内撤销学位的类型变化最大的是硕士学位授权二级学科,共撤销了708个,在所有撤销的学科类型中占比44.31%。

中国高等教育的学科是按门类、学科大类(一级学科)、专业(二级学科)三个层次来设置的,每大门类上会设置若干一级学科,而一级学科下又会设置若干二级学科,例如理学属于一个大门类,理学门类下的数学、物理就是一级学科,而数学这一一级学科下又有基础数学、计算数学等二级学科。

也就是说,相比于学科门类和大类的稳定,二级学科的设定更为灵活,撤销主要在这一层次也不难理解。不过,在总共四次的动态调整中,均是涉及硕士二级学科的裁撤,并无新增,博士二级学科也是如此。

而硕士和博士一级学科、硕士和博士专业学位从整体上看,尤其是硕士一级学科和硕士专业学位,均是增设比例要大于裁撤的比例,可以看出高校对学科大类教育和应用型人才培养的重视。

如果把视线转到“双一流”建设高校上则更加明显。

增设学位数前20所高校(含并列)中,唯一的一所“双一流”A类高校浙江大学增设了6个博士一级点,占比约85%;“双一流”A类和B类学校增设的硕士专业学位均高于裁撤的比例。

和上文中所有学校学位点类型动态调整有一点不同的是,在撤销学位类型中,无论“双一流”A类还是“双一流”B类学校,硕士一级学科的裁撤比例均要略高于硕士二级学科,其中中南大学撤销的28个学位点中,硕士一级学位点有14个,占比高达50%。

但与此同时,3所“双一流”B类高校则也增设了16个硕士一级点,占比64%。

高校对学位点的动态调整背后是学科过剩、重申报轻建设、学科专业机构与高校定位不匹配等等一系列顽疾,同时,学位点的动态调整也给了高校更多的自主权,调整学科结构,淘汰一些规划不合理而设置的学科,让高校更有竞争优势。

这对高校和未来的大学生而言是好事。不过,对于已经毕业的你来说,你曾经学习的专业,很有可能某一天在母校彻底消失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