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科学院大学能否和康复大学一样落地青岛仍然充满悬念

中医药,是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独特理论及技术方法的医药学体系,反映着中华民族对生命、健康和疾病的认识。近年来,促进中医药发展被不断强调。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高水平的中医药人才队伍支撑。

正因如此,全国政协委员王桂英在本次全国两会与众多专家联名提交了《加快筹建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的建议》,建议依托中国中医科学院筹建“国字号”中医大学,开展中医高等教育人才培养体系探索。

这也是继康复大学落户后,又一所“国字号”医疗大学落户山东。它的建设,不仅能够培养我国急需的公共卫生人才,还能弘扬中医药传统,推进医养结合发展。

但中医科学院大学能否和康复大学一样落地青岛,仍然充满悬念。

建议建设中医科学院大学

中医药是祖先基于对人体疾病的认识,在整体观念指导下总结出的一套防病治病的经验,有其独特的体系。

此前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表示,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中医药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已经成为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亮点。

中医药作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是宝贵的财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要促进中医药振兴发展。

正因如此,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中,政协委员王桂英与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黄璐琦,山东省政协副主席、省立医院院长赵家军,济南市政协主席雷杰,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主任、党委书记卢江等全国政协委员一同,联名提交了《加快筹建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的建议》,建议依托中国中医科学院筹建“国字号”中医大学——中医科学院大学。

此前2019年11月1日,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建设可行性论证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定位于高层次、复合型、创新型、国际化中医药人才培养,强调中医思维,对新时代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意义重大。

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将以复合、传承、研究、引领为办学关键词,医教、科教、产教相结合,中医中药相融合、中医西医相结合,培养复合型、传承型、科研型的具有人文素养的国际化中医药人才。

综合来看,建设一所以中医为核心的国字号大学,可以说恰逢其时。

筹建中医科学院大学意义重大

中医药学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

从古代针灸之祖黄帝、脉学倡导者扁鹊、外科之祖华佗、医圣张仲景,再到当代一位又一位中医名家大家,都为中医药事业作出重要贡献。且在本次疫情中,中医药发挥了巨大作用,发展中医药事业也是时代的要求。

建设这样一所国家层面的中医大学,能够从国家层面更好地传承中医文化,让其在新时代进一步发扬光大。在这个中医药振兴发展的时机,更需要高水平的中医药人才队伍支撑,因此筹建中医科学院大学十分必要。

且近年来,我国已经有多次依托国家科研机构筹建大学的成功案例,如从最早的中国科学院大学,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也或将以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为基础筹建,作为研究中医药的国家级科研机构,中国中医科学院拥有中国首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研究员,以及一批院士队伍等高层次人才。

此前,国家还提出到2020年实现人人基本享有中医药服务,到2030年实现中医药服务领域全覆盖,这更需要大量中医药人才。

因此建设这样一所“国字号”中医药大学,可以充分发挥医疗、科研、教学等优势,促进学校和科研机构结合发展,完善中医药产学研一体化。更能为如今“紧俏”的中医药行业加快培养一批高层次、复合型、创新型、国际化中医药人才,填补中医人才培养方面的空白。

回到本次政协委员提案中,内文建议中国中医科学院选址扁鹊故里、中医药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济南。那么,已经有康复大学的青岛,有机会吗?

青岛能否受到青睐?

争取中国中医科学院落地,青岛有着自己的优势。

一方面,青岛有着深厚的制造业以及医药制造业底蕴,诞生过国风药业等多家医药名企。

2020年青岛两会上,还有代表提出要加快中药产业转型升级“攻势”,推动青岛医药行业高质量发展。且提出中医药文化进校园应纳入《健康青岛2030行动方案》。建设中国中医科学院的医学气氛浓厚、医学基础扎实。

另一方面,“博鳌后效应”依然影响着城市,青岛凭借优美的自然环境底蕴,如今正在大力发展康养产业,融创也将进军康养的“首战场”选在了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也曾指出,加快发展壮大医养健康产业正当其时。中国中医科学院若能选址青岛,能够与青岛的康养产业协同发展,建立医养结合的体系。

此外,待康复大学建成后,如果能与中国中医科学院联动,将在青岛形成一个全新的中国医养产学研高地,这也符合中西医融合发展的大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