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州立大学的学生一直有权开拓自己的学习道路

这所大学的校长乔治·布里奇斯(George Bridges)表示,与过去几十年就读过的常绿的学生相比,常绿的学生现在希望大学以外的事情有所不同。长荣的接受率约为97%。现在,学生人口中有大量的第一代大学生和退伍军人。大约一半的学生是社区大学的转学学生。

布里奇斯说:“他们对未来的大学有不同的见解,对需求也有不同的看法。”“他们想离开长荣,获得他们可以在职业生涯,市场中使用的学位。”这对雇主而言是明确的。他说,过去几十年来就读的学生在不同的经济环境中成长,他们并没有寻求这样的具体结果。

在毕业前离开大学的学生中,大多数仅在一年后就离开了。当政府对这些学生进行调查时,许多人表示对课程的不确定性。他们不确定是否会提供他们想要的课程,以及是否可以进入这些课程以在特定领域继续深造。

布里奇斯(Bridges)可以追溯到大萧条时期的职业焦虑,他说那些看着家人失业的学生尤其想知道他们的大学教育能为他们提供什么。

布里奇斯说:“我们正在一个生活和工作的世界中,文科受到越来越多的高等教育的青睐。”

他说,提前计划课程将使学生确定他们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完全不需要学生遵循的道路,将使那些想专业的人和那些想探索的人都能实现自己的目标。他强调说,这些变化并不意味着长荣正在远离其根源或使命。学院仍然是学生进行自我学习和综合不同学科的空间。团队教学是非常普遍的,不同学科的教员在课程中进行协作。

常绿的教务长詹妮弗·德雷克(Jennifer Drake)于2017年入选,他表示,提高可预测性和学习途径是该学院致力于实现公平的一部分。她说,现在学生更有可能在工作和个人承诺之间取得平衡。

她说,同样,为高级工作创造途径可以确保公平地获得“高影响力实践”,这意味着沉浸式体验,例如研究,实习或出国学习。

德雷克说:“来自代表性不足的群体的学生会从这些经历中受益匪浅,而并非总是能够公平地获得这些经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