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omi NPP卫星分析撒哈拉尘埃气溶胶毯

来自非洲撒哈拉沙漠穿越大西洋的沙尘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目前的沙尘暴范围相当大,美国宇航局的卫星已经提供了巨大的6月羽流的信息。NASA-NOAA的Suomi NPP卫星显示尘埃覆盖了墨西哥湾,并延伸到中美洲和东太平洋的一部分。

NASA使用卫星和其他资源来追踪由沙漠尘埃,烟雾和火山灰制成的气溶胶颗粒。Suomi NPP上的可见红外成像辐射计套件(VIIRS)仪器提供可见图像,而Suomi-NPP卫星上的臭氧测绘和剖析套件(OMPS)Nadir-Mapper(NM)仪器提供了吸收的气溶胶指数值。OMPS指数表示存在诸如沙漠尘埃之类的吸收光的气溶胶颗粒(空气中的吸收紫外线(UV)的颗粒)。吸收气溶胶指数与气溶胶层的厚度和高度有关。

吸收气溶胶指数可用于识别和跟踪火山喷发产生的火山灰,野火或生物质燃烧事件产生的烟尘以及沙漠尘暴产生的尘埃的远距离运输。甚至可以在云层和被冰雪覆盖的区域上跟踪这些气溶胶颗粒。

位于马里兰州格林贝尔特的美国宇航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大气科学家科林·塞夫托利用Suomi NPP OMPS产生的图像吸收了气溶胶指数,并利用VIIRS仪器获得了可见图像。他说,6月23日至24日,尘埃羽完全移了过来。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穿过墨西哥湾一直到德克萨斯州南部。“在那时,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在更北的德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内布拉斯加州等地看到的吸收气溶胶指数信号可能是美国西南部无数大火产生的粉尘和烟雾的混合物。您也可以看到尘土飞越中美洲并进入东太平洋。”

6月25日,在NASA Goddard制作了一个动画,将OMPS气溶胶指数和VIIRS可见光图像结合起来,该图像来自NASA / NOAA的Suomi NPP卫星,展示了2020年6月15日至25日撒哈拉尘埃云的运动。动画显示,尘埃羽流从非洲的西海岸越过大西洋流入加勒比海,再经过墨西哥湾越过某些海湾州。

气溶胶颗粒吸收并散射入射的阳光,这降低了可见度并增加了光学深度。气溶胶颗粒会对人类健康,天气和气候产生影响。气溶胶颗粒是由许多事件产生的,包括人类活动,例如工厂的污染和自然过程,例如火灾产生的烟雾,沙尘暴产生的尘埃,浪潮产生的海盐以及火山产生的火山灰。哮喘或其他呼吸道疾病患者吸入气溶胶颗粒会危害人体健康。气溶胶颗粒还通过冷却或加热地球以及增强或防止云的形成来影响天气和气候。

6月18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地球观测台注意到,羽状最厚的部分似乎横跨大西洋延伸了大约2500公里(1500英里)。到6月24日,烟羽已经延伸超过5,000英里。

如果将非洲的灰尘混合到地面,则可能影响到北美和南美以外的空气质量。但是灰尘也可以起重要的生态作用,例如在亚马逊河中为土壤施肥和在加勒比海中建造海滩。与非洲撒哈拉空气层爆发相关的干燥,温暖和多风条件也可以抑制热带气旋的形成和加剧。

塞夫特说:“虽然撒哈拉沙漠的尘埃跨海运输到美洲并不罕见,但这一特殊事件的规模和强度却很不寻常。”“此外,如果您将目光投向非洲海岸,您还会看到又一团大云从非洲大陆上空掠过,继续为穿越大西洋的一长串尘埃提供食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